??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437055.com >

越南新娘中介揭秘“买妻”内幕

发布日期:2019-08-04 03:20   来源:未知   阅读:

  2012年元月,刘宝华与越南女孩阿好在越南举行“婚礼”。两人回中国后1个月,女孩称妈妈病了,回到越南,再无音讯。

  9月上旬,“购买”越南新娘的消息再次活跃于论坛和微博之上。这些消息每隔数月就会泛滥一次,每次都应者云集,迅速成为热门。娇俏乖巧的越南新娘以及用金钱就可购买的爱情,暗合时下流行的屌丝文化。

  然而在记者暗访调查中,这类跨国情缘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花言巧语的中介,数万起步的费用,监管缺失的市场,毫无诚信的售后共同组成了越南新娘售卖黑色链条。即便沿着黑色链条走到最后,中国男人们也未必能买到幸福——买来的新娘有的早为人妇,有的身患艾滋,许多新娘下嫁不久后就逃回国内,造成骨肉分离的人伦悲剧,甚至诱发拔刀相向的血案。

  “越南新娘”就这样在冰火两级中诡异存在,她们是杂志封面的宠儿,她们也是受害者唾弃的对象。异国买妻闹剧,正是对国人扭曲婚恋观的最好警示。”[详细]

  55岁的老张是浙江人,离婚多年。2012年3月,他在网上联系了一名中介,中介名叫潘氏美仙。潘氏美仙是越南人,她嫁给中国丈夫后开了一家中越婚介所。婚介所的网站如同橱窗,展示着许多面容姣好、身段苗条的越南姑娘。

  随后的日子里,潘氏美仙和其中国员工通过电话和QQ,不断向老张灌输越南新娘的好:漂亮、温柔,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老张越来越动心。

  第三天,潘又带来3个女孩。老张发现其中一个叫阿贤的“长得不错,性格也文静”。女孩只有24岁,两人相差31岁。老张忘记了年龄差距,选中了她。

  一个礼拜后,和5对中越速配夫妻一起,老张、阿贤在胡志明市水上乐园举行了集体婚礼。相亲成功,老张一次性转给潘氏美仙3.8万元人民币相亲费。加上吃住等开销,他在越南共花去6万元。

  回到中国,老张和阿贤于当年10月在民政部门登记结婚。老张很宠老婆,给她换了全套新衣,烫了头发。婚后老张自己洗衣服。

  然而女孩变得和在越南时判若两人:性格变得暴躁、不体贴。菜没点好,她会用手戳老张额头,两人时常发生口角。她还当着丈夫的面与别的男性态度亲昵,对夫妻生活则冷漠抗拒。

  为了寻找妻子,老张在2013年初返回越南,聘请了翻译,回到两人结婚时去过的妻子老家——距胡志明市350公里的坚江省安明县云庆社。在这个贫困的湄公河三角洲小村庄,阿贤的亲戚告诉老张:阿贤结过婚,跟丈夫分了手,但没办离婚手续;有一个5岁的儿子。

  33岁的江西小学教师刘宝华,则被一个叫做李清湖的广州中介所骗。李清湖网名“红尘MM”,在网上发布过很多精美的越南新娘视频,打着logo,看上去很正规。刘宝华以为是家大公司。

  在网上交流时,李清湖对刘宝华承诺:一定成功,否则退钱。一次性缴纳了3.5万相亲费后,刘宝华从广州自费去了胡志明。

  在阿登那里,刘宝华看上了一个朴实可爱的20岁女孩。但两人才到中国1个月,还没有办理结婚登记,女孩就称妈妈病了,回到越南,再无音讯。

  47岁的陕西商人冯先生也是李清湖的受害者。他2012年底到越南之后,才发现李号称有二十几人的公司,只有李和其越南老婆两人。

  冯先生相中了一个越南女孩。李开始坐地涨价:在中国宣称的3万元相亲费,变成了4.5万。“在越南我什么都听不懂。不给钱,怕他捣鬼。”冯先生说。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合同。

  让他气愤不平的是,相亲时,李当翻译的越南妻子告诉他,女孩20岁。但直到婚礼后办签证时,他才发妻子户口本上的年龄只有18岁,未到中国法定婚龄。他只好和妻子回到中国,定期回越南续签。半年多过去,妻子怀了孕,但两人至今无法结婚。

  记者了解到,因新娘逃跑,中国新郎和中介经常出现纠纷。在南宁从事中越婚介的阿强告诉记者,曾有中国新郎去一家南宁中介所打砸,后者被迫关门。

  而在胡志明市的中国中介张晓华则说,一位叫李德军的中介曾为一位40多岁的深圳机修工介绍新娘。新娘逃跑后,机修工到越南找李德军,没有结果。他又到中国驻胡志明市领事馆门前绝食3天,希望使馆介入。事情最后不了了之。

  李德军最后被一位中国男子杀死。张晓华说,凶手网名“乌托邦”,40出头,在深圳看守仓库,月收入2000多元,条件很差。2010年底,他被李德军忽悠到越南,找了一个新娘。回国3个月,新娘跑了。

  “乌托邦”不甘心,带着自己仅剩的七八千元存款,到胡志明市找李解决,却屡遭敷衍拖延。在钱花得精光后,忍无可忍的“乌托邦”用刀捅死了李,逃往柬埔寨。这件事在越南婚介圈轰动一时。

  2012年,类似事件再度发生。媒体报道,因新娘逃跑,中国男子范某在浙江庆元县的一家旅馆旁,用凿子刺死了不肯退还中介费的中介周某。他后来被捕。

  刘宝华与越南女孩阿好在越南举行“婚礼”时的照片。越南新娘中介总是不断向客户灌输越南新娘的好:漂亮、温柔,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但现实往往并非如此。

  越南人潘氏美仙的办公室,设在南宁繁华市区的国际贸易中心29层。这是二十多平米的小屋,里面摆放4台电脑,有3个工作人员。墙上挂着很多中越夫妻正装合照。

  老板潘氏美仙坐在沙发上迎接客户。她画着浓妆,可以较娴熟地说中文,看上去精明妖娆。办公室中最显眼的宣传品是她和中国丈夫的合照相册。潘氏美仙习惯对外展示“成功案例”——几本厚厚的大相册,里面每对中越夫妻都笑颜如花。这是所有中越婚介所的标配。

  在另一家南宁越南新娘中介公司,老板周某同样这样表示。该公司位于南宁市区一栋普通的商厦,官网名为“伊人越南相亲网”。

  周某拿出一份用两张A4纸打印的“越南相亲服务协议书”:相亲收费3万元人民币,包括:(1)新娘单身证明翻译、公证、越南人民委员会、越南外交部、中国驻越领事馆认证;(2)新娘护照、来华签证;(3)婚礼、酒席;(4)婚纱照;(5)结婚礼服、新娘彩妆设计、结婚六色礼(喜饼、水果、酒、茶、槟榔、蛋糕);(6)越南媒人礼金、相亲费用等。

  此外,客户需自付:新娘三金首饰(项链、耳环、戒指)一套;女方父母彩礼(聘礼);男方和新娘在越吃住行。知情者表示,越南三金首饰并非纯金,钱不多即可搞定。这部分费用一般在1-2万元。

  记者了解到,赴越前,男方要先向中介支付2000-3000元订金,其余金额在相亲成功后以转账等方式支付。赴越相亲并将新娘带回中国,总费用多在6-7万元之间。除去结婚花费、中介手续费,女方所得很少。

  阿强接待过浙江、福建、吉林、黑龙江、辽宁山西、贵州等地的中国男性,其中浙江、福建的居多,收入层次各异。他会筛选客户,月收入3000元以下的基本不接——“生活条件太差,新娘到了中国也会吵着要走”。

  “但无论哪种情况,所有客户想找的都是年轻漂亮的。”阿强说。他们常在私下嘲笑那些条件差、要求高的客户:“没钱还想娶美女。”“那么老还想找年轻漂亮的,谁会嫁?”

  首先是夸大宣传。有的中介会将越南新娘吹得天花乱坠,称“到了那边,5万一个美处女”,但很多越南农村女孩十几岁就出来闯社会、交男友,比中国女孩更开放,处女很少。“不爱钱”也不确切,张晓华称,越南人比中国人更现实。中介放在网上的女孩图片,都经过PS美白优化,很多对外展示的中越夫妻合照来自网络下载,并非自家成功案例。还有公司在网上宣称成功率高达99%,而这在现实中并不可能。

  此外,很多中介吹嘘自己实力,称在越南设有分公司,有专属的养妈(越南媒人)。但阿强说,南宁的几个中介往往是和同一个越南大养妈合作。张晓华则称,所有南宁中介在越南基本都是跑单帮,没有办公室。

  对赴越相亲费用,有的中介会开出低价,如“3万元全包”,引诱客户去越南,到了越南再以形形色色的名目多收。到了越南,客户人生地不熟,加之语言不通,中介成为唯一的救命稻草,只能引颈就戮。

  三金聘礼一般1000美金,有的中介会让养妈告诉女孩要3000美金,多的私吞。为达到中国法定婚龄,小于20岁的女孩需要通过非法途径更改年龄,中介会收5000-10000元人民币。“这是虚假报价,实际没有那么多。”阿强说。但怕功亏一篑的客户只能掏钱。

  张晓华表示,现在在越南改年龄越来越难,中介会找年龄大一点的女孩子“过户”,即两个女孩对换身份,以此收取高价。但这是犯法行为,很容易被抓。

  客户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是:“跑了怎么办?”中介会把责任都推给丈夫,说跑是丈夫虐待,以此打消客户疑虑。

  有中介机构把越南新娘称为“中国屌丝宅男的福音”,记者了解到,这是越南新娘婚介中最大的骗局。实际上,贫穷的中国单身汉并不适合越南新娘,娶越南新娘后的沉重开销,才是他们难以负荷的。

  “越南人喜欢打电话回家聊家常,用便宜的网络电线元。每年向娘家汇款,最低7000-8000元,普遍1万元。回国探亲,一次1万元。”张晓华说。他认为,小城市无负担有房男青年,年收入在4-5万元以上才能负担,大城市最少7-8万元。

  “越南新娘并不便宜。中国男性想象的是买老婆便宜,但那是买,不是婚姻。”他说。

  阿文称,在自己介绍过的越南女孩中,80%人很好,10%暴躁好强,5%离婚在越南难再嫁,5%是职业骗子。有的女孩做过小姐、结过婚,不会告诉养妈和中介。2013年7月初,江西永修县一男青年经中介认识的越南未婚妻,在中国被查出感染艾滋。

  大多数女孩是稀里糊涂嫁到中国去的。养妈、中介和男方都会夸大男方条件,哄骗女方。有客户对中介吹嘘自己月入数万,但到越南后吃住异常抠门,对越南老婆更是吝啬,老婆最后跑了。还有中国男性告知女方自己“有房有车”,女方到中国一看,房是农村瓦房,车是农用车。

  “不要把越南新娘想得那么好。相亲10来天就结婚,她能对你产生什么感情?她们是为了钱嫁过来的,很多人本来就没有想过长久。”阿强说。发现想象与现实的落差,是越南新娘逃跑的主要原因。

  越南新娘兴起于20余年前,背景是越南国内经济环境差,经历长期战争后男女比例失调,女多于男。她们主要嫁往新加坡、韩国、日本,以及老挝、柬埔寨等地,试图通过外嫁改变家人生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褚浩认为,当时为解决性别比例失衡问题,也为旅游和创汇,越南政府对女性外嫁的跨国婚姻持默许态度。

  中国人从事中越婚介,在张晓华记忆中,始于2008年年底。当时从业者仅三四人,都在南宁。新娘主要来自越南的北方城市,如海防和河内,从南宁坐大巴即可前往相亲。去的中国男性年龄、外貌和收入都不错,找到的新娘也匹配。但越南北部城市人口不多,经济富裕,愿意嫁到中国内地的新娘很少。

  从2010年3-4月起,针对中国的越南新娘来源地发生变化,从越南北方转到南方,主要集中在胡志明市和其周边,如肯特、同塔、永隆、薄寮、金瓯、后江。这些地方经济不发达,贫富悬殊大,待嫁女孩也多。

  越南新娘蹿红于中国网络,是在2009年。当年9月,一个叫戴文胜的人发帖,直播自己赴越南相亲的情况,引来大量网友关注。“这一把火把越南新娘在网上烧了起来。”张晓华说。直播到结尾,其貌不扬的戴文胜果真找到了一个满意的新娘。他后来转为中介,经营高端客户。

  从这时起,中国媒体开始对越南新娘进行大量报道,很多中国男性对越南新娘产生了“贤惠、美丽、处女多、不爱钱”的印象。

  中介逐渐分类:一种通过网站招徕客户;一种依靠人际传播,将熟人和熟人的熟人组团带到越南。胡志明市的大小中介迅速发展到几百人,业务最繁忙时,张晓华一天接待六七个客户。

  赴越的中国男性也在迅速增加。“2010年试探的居多,2012年市场进入成长期,2013年进入爆发期。”阿文说。目前,一天有一百多位中国男性到胡志明找新娘。

  在此期间,越南新娘的主要传统外嫁地——新加坡、台湾、韩国,因越南新娘外嫁中出现种种问题,对越南新娘的管理日益严格。“到2011年底,台湾要求必须通过面试。娶老婆最快要6个月,有人等了两年都没有过。”张晓华说。而中国客户到越南相亲只需7天,从出发到娶妻回国只需1个月。

  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限制下,中国市场崛起。从2011年起,中国男性成为越南新娘的最大买方市场。中国人在胡志明市是人数最多的外国中介。

  金钱,是这一市场蓬勃发展的主要动力。开办中介机构成本不高,雇佣南宁一个普通中介员工,底薪仅一千多元,成交一单提成数百元。张晓华称,每介绍成功一个新娘,老板的合理毛利润为1.5万元。规模大一些的网上中介,一年净利润可达30-40万。依靠人际传播的大型中介,一年净利润可达上百万。

  “每年最少有六七千个越南女人嫁到中国,一个中介和养妈赚2万!”有知情者感慨。与此同时,从事这一行的门槛低。很多中国男性娶了越南新娘,转身就可以和妻子开办婚介所,介绍妻子同乡。

  中国的严重性别失调、飙涨的结婚成本则在助推越南新娘市场。在此情况下,戴文胜曾被网友称为“华人光棍汉的耶稣”。而中国目前不但有越南新娘,也有为数不少的柬埔寨、老挝、缅甸新娘。

  资料显示,早在1994年,针对当时中国妇女被以“结婚”名义骗出境外事件,《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涉外婚姻介绍管理的通知》明确规定:严禁成立涉外婚姻介绍机构。国内婚姻介绍机构和其他任何单位都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涉外婚姻介绍业务。任何个人不得采取欺骗手段或以营利为目的从事或变相从事涉外婚姻介绍活动。

  因为这个原因,南宁中介周某为记者提供的“越南相亲服务协议书”上,落款是“香港华意国际婚介有限公司”。他毫不讳言,“国内不让注册”。

  而潘氏美仙的相亲网站则属于广西南宁美仙交友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业内人士指出,该公司注册时填写的经营范围中,没有“涉外婚介”这项。

  “中国的中越婚介所都是非法的。”阿强说。但在网上随意一搜,就会出现诸多越南新娘中介信息,很多中介网站精美,文字富有煽动性,看上去极具诱惑。“为何国家不关掉这些网站,避免单身汉上当?”受害者刘宝华问。

  阿文告诉记者,在越南,收费的跨国婚姻介绍机构同属非法。养妈也是如此。他们领客户相亲时经常偷偷摸摸。对此,越南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则进行严厉打击。中介圈中很多人都告诉记者,戴文胜曾因此被越南海关列入入境黑名单,后来转行。

  即便受骗,很多受害者不敢去越南公安机关申请立案。阿文称,曾有中介为退还相亲费事宜与客户在街上打斗,当地人报警。到公安局后,客户被认为是非法相亲,罚款1000美金,限期离境。中介则因为有关系而安然无恙。

  记者了解到,中越婚姻存在着一个巨大的法律漏洞:越南新娘往往和中国丈夫一起回中国才登记结婚;在越南国内,她们的婚姻状况仍是“未婚”。在这样的情况下,越南新娘跑回越南仍然可以再嫁,其已婚事实不会暴露。香港马报管家婆彩图

  但在中国,涉外离婚过程异常复杂,妻子不在,丈夫单方面向中国法院提出申请后,需要经过外交等复杂程序,一两年才能离成。

  2013年1月,在阿贤老家,老张得知她已婚有子,愤怒地去往胡志明市公安局报案。胡志明市公安局告诉他,已有很多类似案例发生。公安局提醒他:找越南老婆不要通过中介。

  女孩离开后,他去广州找李清湖交涉,发觉其没有固定办公场所,行踪不定,没找到人。他在网上揭露李清湖的欺骗行为,随即被后者发帖辱骂和人身攻击。攻击信甚至寄到了他所在市的教育局。

  在他的越南“婚礼”上,李出现过一次,拍摄了一段视频。它们成为李的宣传片,被私自放上网,流传甚广。事关隐私,刘宝华反复交涉,新版跑狗图自动更新,仍有少数网站未删。

  2010年10月,外交部网站发出消息,称有中国公民因轻信互联网上的虚假信息及传言,携带财物赴胡志明市相亲、娶“妻”,结果上当受骗,护照被扣,蒙受经济损失。中国同胞应谨慎对待境外相亲信息,避免上当受骗。

  2013年6月,浙江省丽水市民政局发出通知,称婚嫁该市缙云县东南亚新娘(越南、柬埔寨)离婚率已达4.7%,潜在社会风险。目前,有关部门正在严厉打击当地从事非法涉外婚介活动的介绍机构和个人。

  “跨国婚姻实际是区域发展不均衡的结果。从国家层面来说,非法中介无论好坏都应取缔。但从老百姓层面来说,单身汉确实有需求,缺乏正常渠道,中介不可避免。解决这一问题事关国际合作,需要中越政府共同努力。”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中一说。

  “因越南的和平期持续了很长时间,目前越南男性人口已超过女性,女性日益稀缺。2011年,越南出台国家人口战略,提出要注意男女比例。在此大背景下,越南政府的立场转变,(默许外嫁的)政策开始收口。”褚浩说。

  作为越南问题研究者,浏览2011年至今的越南主流网站,他发现,多数越南新娘报道在说新娘的在华受骗经历。“越南政府、媒体在有意识地往此方面引导,倾向于对中国不利的方面。这是越南政府初步的软性手段,以后可能出台后续措施。”他说。

  政治因素正在越南新娘问题中日益吃重。在2013年中越南海问题僵局出现后,胡志明市的中国中介发现,越南政府对自己的打击力度明显加大。“如果抓到现行,第一次罚款1000-2000美金;第二次坐牢。”养妈也被政府叫去谈话。

  现在阿强带客户去乡下相亲,都是直接包家用车。女孩和家人约好时间,在乡下的路口等,相亲车一停便上车,在行驶的车辆中,双方匆忙相亲。

  阿文认为,中国人从事的越南新娘中介业只能再维持3年。此后,“越南新娘”或将成为历史,从此消失。

  目前,已经有中国单身男性把目标转向其他国家。有人在网上问,怎样可以娶到朝鲜新娘。“至少她们不会跑。”

香港开奖结果 | 五点来料六合网 | 437055.com | 香港本土网65828cm |

Power by DedeCms